曾经连续三年蝉联天猫双十一家装销售冠军,甚至请来了演员马伊琍代言,任谁看PINGO国际都拿了一个好剧本。但这家专注于家装的企业,在2018年以来却屡屡遭到装修业主投诉。深蓝财经发表相关文章《PINGO国际筹划上市背后:双11家装销冠,却投诉不断、纠纷不断、违约不断》。

PINGO国际也引起了其他媒体的关注。每日经济新闻连发两篇报道,内容如下:

曾经的双11家装销冠,如今投诉不断

此前,有网友向深蓝财经网友爆料,自己和PINGO国际签了装修合同,但两年过去了仍未完工,自己不但耽误了时间,还陷入与PINGO国际漫长的纠纷中。

通过公开信息,深蓝财经注意到,PINGO国际被业主投诉不按期完工不只是孤例。

当时承诺完全不用我管理,管家式服务,但是装修停工却根本没人通知我。”近日,一位与PINGO国际签订了装修合同的江西业主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该业主介绍,停工是因为线下施工单位关门了,对方表示剩余工程总部会接手。

随后该业主向PINGO国际寻求解决办法,但PINGO国际却提出了新的要求。“总部要求我把剩下的钱全交了,就会继续帮我装修。当时觉得这么大的公司不会骗我这么点(钱),就交了。”没想到装修一停就停到了现在,连装修材料没有如数发货。

不止她一个人遇到这种糟心事,广东的黄先生也“不幸中招”。黄先生早在2017年圣诞节就签订了合同,按照约定2018年上半年就应该完工。但快一年过去了,完工变成了一种“奢望”。

“去年五六月份的时候(进度)已经不正常了,瓷砖、防水搞完之后就没有什么进展。去催线下的施工公司,他们反而催我交二期款。我还是选择相信他们。”黄先生说道。

不仅如此,装修的结果也让不少业主觉得“冒火”。有广西及广东的装修业主向记者反映:“当初装修的时候只有一本画册让我们选,并没有提供装修材料清单。开始装修后才发现,用的材料很差,根本达不到图片上的效果。”

被业主指出管理失控

若本来就松散的联盟急于对外扩张,线下施工体系失控是必然的。

中山业主黄先生的经历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在与PINGO国际沟通的过程中,相关负责人向黄先生透露,2018年7月,PINGO国际线上和线下体系开始崩溃,线下不把款交上去,供应商也开始出问题。

据黄先生介绍,在装修过程中,业主需要付的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施工款,直接交给线下负责施工的装修公司;另外一部分是整装购销款,要交给PINGO国际总部,收到钱后PINGO国际才会发装修材料。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与数位业主沟通后发现,签合同的时候,业主并非直接与PINGO国际总部签合同,而是与PINGO国际总部授权的线下施工公司签。这就意味着有漏洞可钻:并不是所有的线下施工公司,都会乖乖地把钱上交到PINGO国际总部。

“在签合同的时候,合同明确规定整装购销款必须打到PINGO国际总部去,而且必须出具总部的收条。但有不少业主疏忽了,把钱交给线下装修公司。他们收了这个钱以后,有的交到总部了,有的就没交。导致这个结果,一方面是我们自己的原因,一方面线下(装修公司)在签订合同的时候也遮遮掩掩。”黄先生说道。

这只是PINGO国际管理混乱的一个细节。更为离谱的是,当公司账户资金被法院冻结的时候,PINGO国际竟然毫不知情。

由于和PINGO国际一直沟通不顺,黄先生此前在律师建议下起诉PINGO国际,并申请了财产保全。但由于诉讼花费的时间太长,黄先生最终选择了主动和解。而直到黄先生到PINGO国际总部和解,PINGO国际才知道公司账内15万元的资金已经被法院冻结。

“我冻结了他们公司的一笔资金,他们竟然不知道,你说他们公司的管理混乱到什么程度?”黄先生觉得很不可思议。

尽管达成和解,但赔偿款项却没有走PINGO国际的公司账户,而是分三笔、从三个私人账户中打到黄先生的账户上,这也是让他深感PINGO国际管理混乱的原因之一。

4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佛山顺德的PINGO国际总部了解相关情况,恰巧碰到了法院执行的场景。在场的一位供应商告诉记者,“还有60万的货款没有结清”。

一位来自深圳的供应商也表示:“我们给艺可建材供应材料,PINGO国际作为总公司开支票给艺可,然后艺可开支票给我们。但是现在艺可的账号已经被封了,相当于空头支票。”

不仅如此,PINGO国际员工工资的发放也出了问题。“其实从去年11月开始,工资的发放就不正常了。”离职员工A说道,“由于申请仲裁的人太多,人社局的人已经不单独接待,而是把与PINGO有劳资纠纷的放在一起打包(处理)。一共有70多人,合计100多万元。”

曾经的“黑马”黯然退出?

2016年的双十一,PINGO国际凭借4.18亿元的单日销售额成为家装行业销售冠军,被称为家装行业最大的一匹黑马,引起了诸多关注。而在更早之前,《南方日报》曾报道,PINGO国际CEO杨耀祖在2016年8月23日某高峰论坛公开表示:“预计2016年订单总额将达65亿元。”

但2016年12月,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推出了《中国家装行业优秀品牌企业发展状况报告》,选取了45家全国主要省份最核心的家装公司进行实地调查,结果显示最大规模的家装企业(集团)年营业额大致接近60亿元人民币,全国营业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家装公司约12家。

曾有媒体发文质疑PINGO国际的真实营业额,但PINGO国际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获得双十一天猫家装行业的销售冠军,销售金额分别为4.82亿元、5.16亿元。

不过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业绩来源于“在天猫疯狂刷单,炒作”,这一说法也得到离职员工A的证实。据A提供给记者的一份页眉标有PINGO国际的“工作联络函”,其中提到“为了使2018年双11电商节取得好成绩,需要您部门大力支持拍单工作”,并要求该部门收集25个淘宝账号以供使用。

“PINGO国际会把刷的单分配给各个线下装修公司,由他们先行垫付,双十一过后钱再如数返还。”一位经历过两年双十一的PINGO国际供应商向记者透露。

但不管销售数据是否掺水,双十一家装行业销售冠军的称号为PINGO国际带来了实打实的好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所采访的几位业主,均反映之所以选择PINGO国际,就是看中了其在双十一期间展现的实力。

不过,这只是其营销策略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PINGO国际提供的返利政策。

上文中曾提到业主装修款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施工费,另一部分是整装购销款。其中整装购销款会在业主交完二期款时开始返还,分十二年返还完毕。

通过这种方式,不少业主在二期装修未开始前便“心甘情愿”交完了所有装修款。而按照装修行业的惯例,业主应按工程进度付款,在工程完毕、验收后才结清尾款。

“这个就要归功于马伊琍的代言、天猫销售冠军的称号,总觉得这么大的公司,不会骗我们这么点(钱)。而且签合同的时候,他们说他们公司都是这样的。”上述江西业主说道。

经常与合同“打交道”的黄先生也痛快地签了:“这个真的有很大的吸引力。我计算过,如果自己找线下装修,12~13万元可以搞定。现在签了PINGO国际,总价17万元,溢价4万元。在玩资本的时代,企业拿这些钱去做投资或者其他的什么事情,给业主返利,很多人不会觉得这个有问题。”

但这种返利政策,也给PINGO国际带来了资金上的压力。

一位仍在职的PINGO国际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PINGO国际的返还政策很奇怪,如果没有这种政策,或者说搞样板工程,一个地方多少套有个限制,这样也好。但是它现在没有限制,那么得永远有新客户进来才能返还得了。”

在交完二期款装修却迟迟没有进展时,许多业主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如今,蝉联三届天猫双十一销量冠军的PINGO国际,天猫旗舰店已经不在了。不仅如此,其在京东、苏宁两大平台的官方商城也已下线。

上述离职员工A向每经记者表示,PINGO国际的加盟商开始更换招牌、重新开业。而每经记者在查询工商资料时也发现,PINGO国际在各地的部分直营装修公司也已经被注销。

在部分业主装修未完成、供应商货款没结清、员工工资没发的情况下,PINGO国际背后的“老板们”又有着怎样的打算呢?

半路杀出易享家

“中荣资本”微信公众号显示,2018年12月3日,中荣资本(全称深圳市前海中荣百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孙景强携财务团队与上市辅导等一行,与时任PINGO国际CEO杨耀祖等高层就上市合作事宜召开了专题会议。

随后,12月28日,易享家注册成立。

2019年1月6日,PINGO国际与中荣资本举行并购重组上市签约仪式,双方正式达成合作。在PINGO国际官网的宣传文章中可以看到这样的描述:“双方正式达成合作后,PINGO国际将携手中荣资本开启资本运作之路,助推集团的多元化发展和创新。”

但是记者在该篇宣传文章的图片中发现,和中荣资本签约的并非是PINGO国际,而是刚刚成立不久的易享家。

天眼查数据显示,易享家的唯一股东为梁志恒,其名下仅有此一家公司,且其没有在PINGO国际旗下公司任职。在股权关系上,易享家也与PINGO国际旗下公司没有任何联系。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易享家的诞生与PINGO国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位目前仍在职的PINGO国际员工B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易享家4月1日正式对外宣布成立。从那天开始,接单、发货都是由易享家来进行的,但实际上用的是艺可的仓库、艺可的货。”

另一位目前仍在职的PINGO国际员工C证实了这个说法。该员工原本在艺可集团工作,后来工作需要被调去易享家,但是易享家的员工名单里面却没有他,“干活是给易享家干活,但是工资却是艺可给。我现在到底是艺可的员工还是易享家的员工,搞得我自己都不清楚”。

随后,已经离职的员工A给记者提供了数份资料。其中一份盖有品高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品高国际控股)公章的“PINGO国际集团文件”,标有“总裁办 字【2019】第08号”字样,时间是4月13号。

该份文件提到:

为了做好PINGO国际集团新、旧订单的切割,让整装业务能够尽快装入易享家,经集团总裁办、财务部研究决定,即日起,PINGO国际集团旗下各三星品高所属分公司:

1、全面暂停使用由总部下发的蓝色POS机,原有整装工程款的收款账户暂停使用;

2、新、旧整装工程款统一汇至以下账户,户名:江苏品高易装工程管理有限公司。

3、集团旗下各三星品高分公司在未有“调整整装款收款账号的通知”前,一律严格按本文件执行。

另一份则是一封工作函,落款时间为4月16日。在这份盖有“中荣资本”公章的工作函里提到,“自2019年1月3日中荣资本与易享家签约合作至今,通过双方共同努力,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完成了易享家与艺可新旧主体法律关系的切割工作”。

除此之外,还有一份印有“广东瑞美嘉家装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公章的《关于整装老订单处理的通知》,里面提到,“为配合PINGO国际集团处理2019年4月1日前生成合同并交工程款的整装老订单,无锡管理中心、易享家、瑞美嘉现根据PINGO国际集团的工作部署,对老订单的后续工作进行分工。”

关键人物杨耀祖

从PINGO国际官网介绍来看,PINGO国际有几个重要组成部分:广东瑞美嘉家装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广东艺可建材集团有限公司、广东品高易装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广东三星品高整体家居装饰有限公司等,但这些公司之间并无股权上的联系。

尽管如此,无论是瑞美嘉的员工还是艺可集团的员工,都认为自己是PINGO国际的员工。

“我们是一个集团公司,艺可、瑞美嘉就相当于集团的各个部门,艺可相当于采购部,瑞美嘉相当于市场部、品牌部。”离职员工A说到,“我们自己员工称瑞美嘉集团就叫PINGO国际瑞美嘉,艺可集团称为PINGO国际艺可,相当于部门公司化。”

以艺可集团为例,“虽然从法律上看没什么关系,但是艺可只卖东西给PINGO国际,所有的发票都是PINGO国际开,总部还欠艺可6000多万没有给,这些财务上都是可以查到的。”在职员工B补充称。

IT产权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指出,这种情况一般有三种可能性:第一,公司间有商标许可的关系;第二,有可能通过其他方式控制,比如协议控制;第三,也有可能当初在设计公司架构的时候就是为了有意规避一些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

“正常情况下,一家公司这几块业务都做,分几个部门负责。一个部门出问题,都需要这家公司承担责任。当每家公司只是负责某一块业务,股权上是独立的,如果这家公司出问题,只能追究这家公司的责任。”赵占领指出。

对于PINGO国际的业务模式,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的话或许可以很好概括:“实际上就是整合了一堆江西武宁老板的装饰企业,统一成PINGO国际。”

然而PINGO国际在内外交困、最需要资金的情况下,为了在股权上没有任何关系的易享家的发展,将自己的客户拱手让人,并下达文件要求旗下分公司将新、旧整装工程款汇入户名为“江苏品高易装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品高易装)的账户中。

这种在商场上“舍己为人”的行为,显得颇为蹊跷。

上述离职员工A还提供了一张截图。该截图显示,PINGO国际指定的打款账户有三个,其中两个账户名为广东艺可易装建材有限公司,分别为对税基本户和一般户,而最后一个账户名为“杨耀祖”的私户,备注是“不需要开发票的账户请转此账户”。而广东艺可易装建材有限公司是广东艺可建材集团有限公司旗下100%控股子公司。

由于PINGO国际、品高国际控股、江苏品高易装、易享家在股权上没有任何关系,至于新、旧整装工程款统一汇至“江苏品高易装”账户下后,有没有以及如何用到易享家的发展上,目前尚不清楚。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杨耀祖从PINGO国际旗下各企业退出后,或仍与品高国际控股、江苏品高易装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

工商资料显示,品高国际控股参股的江西品高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监事叫邓旭辉,企业法定代表人同样名叫杨耀祖。

而江苏品高易装的总经理、法定代表人为张济,其同时为常熟市三星品高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南通潇园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的股东、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而名叫邓旭辉的人同时是上述两家企业的监事,名叫杨伟志的人则是上述两家企业大股东。据PINGO国际员工透露,杨伟志其实是杨耀祖的亲兄弟。

杨耀祖是一位70后,出生于中国“装饰之乡”武宁。这个总人口仅40多万人的小城市,据称从事装修事业的人数超过10万。

而在公开报道里,杨耀祖有一个响亮的名头——“装二代”。

上世纪90年代,一波又一波武宁人走出群山,走进装饰行业。“中国家装之父”余静赣就是率先吃螃蟹的那批人,他带领团队南下广州,靠装饰设计敲开了成功之门。杨耀祖的父亲,就是这个团队早期的创业人员之一。

2005年,杨耀祖认为以家装为入口的泛家居领域会爆发,于是在佛山顺德创立三星品高装饰。不过,三星品高装饰之后的发展并不顺畅,商业模式几经调整。直到2013年,杨耀祖决定自己采购材料并打造自有品牌“PINGO”,开启仓储式装修。

对于以上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多次致电杨耀祖欲进行核实,但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龙8娱乐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龙8娱乐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