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看到新闻,整个人都懵了,感觉真的后怕。”

同城快递员李松在公车上的移动电视里看到了这样一则新闻:《深圳查获非法“寄血验子”机构,涉嫌采血赴港鉴定胎儿性别》,当时冷汗都下来了。

让他感到吃惊的是,电视画面中可以看到机构用于采血的试管、血袋。这些与他不久前跑腿配送过的都十分相似,“我们做同城快递的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会见到什么顾客、拿到什么包裹。”

对于逐渐被市场接受的同城快递业务而言,钱似乎越来越好赚了,但是麻烦和隐忧也随时而来。

闪送、同快难查验,诡异快件有隐忧

李松告诉懂懂笔记,前几天他在APP上看到有顾客下单,于是便急忙赶到福田竹子林附近一处商业大厦。没想到,顾客需要他“跑腿”配送的,却是一袋装有血液的试管,一共有六、七支。

“我玩过生化危机那个游戏,这试管袋子上还印有生化标志呢,真的害怕但不敢拒绝呀。”他透露顾客下单后快递员若拒绝送件,有可能会遭到投诉。因此,他还是决定咬牙接单,“目的地是岗厦附近的大厦,距离其实也不算远。”

不巧的是,李松的电动车因为故障送修,因此他不得不乘坐公交通勤。在路上他心里一直在打鼓,担心手中试管会被打翻、磕破,害怕其中装的血液会有传染病源。

“中间想过向客服上报的,但害怕耽误时间被投诉,所以还是忍着没说。”尽管新闻报道让李松送了口气,或许自己送的试管也不会有传染病源的血液,但他担心自己可能不知不觉中,成了“寄血验子”机构的送货员。

近两年同城快递、“闪送跑腿”业务已经逐渐被用户接受,尽管价格远远高于快递服务,但是“一小时内必达”的便利性,也让这些业务逐渐火爆起来。

就在10月24日,顺丰也将旗下同城配送送业务“扶正”,并宣布独立运作。由此可见,同城快递、“闪送”已经成为快递企业的重要盈利来源。

“但如此便捷的物流配送方式,很可能被一些不法分子、不良企图的用户所利用,真的很可怕。”近期有多位同城配送从业者向懂懂笔记反映称,不少快递员在实际的城配工作中,总会收发到各种各样奇葩货品、神秘包裹。甚至有疑似违禁品掺杂其中,都让快递员感到十分担忧。害怕一不小心,就成为了不法分子的“共犯”。

“同快不像快递,大多缺乏正规仪器能够查验商品,很多时候也是平台方和配送员贪图利益,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造成了这种现状。”一位同快从业者表示。

李松也告诉懂懂笔记,他们快递员拿到货物之后,通常是立刻启程“点对点”配送货物。由于时效和模式限制,自己无暇对货物进行查验(只是问一下客户)。如果是违禁商品、有毒有害包裹,他们很难提前能够知晓。

“如果顾客有意为之,利用同城配送的一些缺陷,送违禁品很难被发现。”李松的前同事,“现役”快递员小何就透露,自己在今年春节前就曾不知不觉地送过一袋烟花爆竹,当时收件人拆袋查看商品时,他差点吓昏过去。

“你想想,我可是提着这一纸箱‘定时炸弹’在闹市里骑了近5公里电动车。”如果这袋烟花爆竹突然发生爆炸,后果可以说是不堪设想。小何透露,尽管平台规定如顾客交付物品有危险品、违禁品,他们可以拒收。但实际服务中,如果因查验商品耽误时间并导致配送误时,快递员仍会被平台“规定”予以处罚。

这种处罚在快递员眼里才是最最“危险”的操作,罚钱的最终受害者可是自己。“所以有时看到一些废旧、鼓包的锂电池,奇怪的瓶装粉末,有颜色的溶液也都送了,只能祈求顾客不是犯罪分子。”

小何苦笑说道,快递员一单不过赚十几二十元,可以说是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如果哪天配送的商品真出了问题,即便不知者无罪,恐怕也要无辜卷入一场风波中,“这是很多同快和闪送的快递员不想做下去的原因。”

不过,很多同快的配送员都大呼“太南了”,除了快递的货物可能涉及风险以外,还有什么情况会让他们感觉“很受伤”?

“实名”却是灰产,快递员成“背锅侠”

“跑腿容易祸从天降,成了替死鬼。”

来自湖南的阿育,是某跑腿平台深圳福田片区的快递员。他告诉懂懂笔记,本以为快递员相比送外卖、送快递能多赚一些,然而入行还未“满月”,他便因为一单同城快递吃了大亏。

回忆起这段经历,他的情绪还是有些激动。华强北是他经常接单的区域,因为订单频率高,阿育和不少快递员都喜欢“扎堆”在这里等订单。

“有一天来了一单,说是送手机去南山。那单刚好凑满奖励,可把我给高兴坏了。”但让他奇怪的是,下单的顾客居然不在商场的档口内,而是主动将送机送到华强北大街的街角,“人家眼巴巴地等了我半天,估计是着急送手机给客户吧。”

然而,当他将手机送到南山学府中学附近的目的地时,却被接货人叫住了。原因是这位买家拆开手机包装之后,发现手机型号、成色,皆与卖家的描述不符,“说是朋友介绍的卖家,不会出问题,然后就问我有没有掉包?”

阿育连声否认,并表示自己连盒子都没打开就直接送来了。然而,就在买家打算联系卖家时,却发现对方已经“失联”了,“因为不是在档口取的手机,也不知道哪家店的,之后这个人就直接投诉了我。”

他告诉懂懂笔记,同城快递虽然方便,但也要求寄件方、派送员实名认证,方可下单寄件。但互联网上流传着大量代应用实名的灰产分子,如果真的在快递中产生纠纷事件,很难追溯寄件人的真实信息。“遇到这种情况,有时平台也会判定是快递员的责任,毕竟投诉调查的过程是不公开的。”

根据阿育提供的线索,懂懂笔记在某二手电商平台上找到了不少代实名灰产服务,几乎主流的APP应用都能够进行代实名认证。也就是说,不法分子如果通过同城配送、“闪送跑腿”将有问题的商品送至买家的手中,即便是“实名”的情况也会无据可查,“有同行说,现在微商送三无面膜产品、高仿名牌衣服,也都是通过这种方式规避法律责任,消费者维权很难。”

看来,这种“实名用户”派送的商品,出了问题后快递员往往就成了“背锅侠”,轻则处罚,重则丢工作。只要搞定了实名这一问题,不良、不法分子就可以肆意践踏平台规则,任何假冒伪劣、问题产品的责任都可推给快递员、同快平台。

除了傲娇货品 还要提防恶作剧

除了不明货品派送、不法分子假实名的问题,让同城快递员同样苦恼的,还有傲娇货品和恶作剧。

“闪同城快递和送外卖一样,都是和时间赛跑的行业。”于海洋是广州同城配送众包的一名快递员,他告诉懂懂笔记,自从入行开始自己就把时间概念放到了首位。

为了抢市场,一些同城快递平台什么样的承诺都敢印广告上,“现在好些了,之前平台是承诺同城一小时内一定送达,真的要赶死人了。”然而让于海洋无奈的是,广州中心城区大部分目的地一小时内虽然能够送达,但是赶上奇怪的傲娇货品,往往也让他们束手无策。

“很多蛋糕店,都喜欢让闪送和同快送蛋糕,但蛋糕真的难送。”他告诉懂懂笔记,自己和同事最怕送的正常商品就包括蛋糕,尤其是那些精致的、有特殊造型的蛋糕。因为对快递时间有要求,他们往往是拿了东西就急忙上路。但是造型蛋糕太娇气了,骑行时总要平稳和缓慢一些。有时他们虽然保全了蛋糕的造型,但却因为时效问题被用户投诉,“如果我赶时间送,最后颠坏了蛋糕,也是要被投诉!”

相比于海洋,深圳某“闪送”快递员小许的遭遇就更加匪夷所思。就在国庆节前,他在配送一束鲜花的过程中,差点被收件方胖揍一顿。“当时接单到了花店,拿到了一大把黄白菊花的时候,我心理就有些忐忑不安了。”辛辛苦苦将花束送到目的地,他却发现是一对新人的婚礼现场,这时他担心自己可能遭遇了一场恶作剧。

“应该是对新人不满吧,前任的恶作剧,但却拿我这个跑腿的开涮,还好我见情势不对就诚恳道歉了,不然估计是要被亲友团胖揍一顿。”回想起那一幕,小许至今心有余悸。

如果说外卖配送,送的是食品。那么同城快递和“闪送“,送的很可能是“未知”。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市场“乱象“与同城快递配送平台精于拓展、疏于管理和运营有关。只要“双实名”,任何东西都可通过闪送跑腿送达,但是货品是否违规,是否违禁,也只是凭快递员肉眼去“扫描”。这里面的雷,究竟应该谁来背?

【结束语】

拼时效、拼价格的竞争环境,使得一些闪送、同快平台及个人对安全问题敷衍了事。长此以往,同城快递、闪送的未来真的会令人担忧。同城快递和“闪送“的确激发了巨大的市场需求,但任何商业模式的前提,都应该是遵守安全、合理的规则,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有效地解决物流配送“最后一公里”的难题。也只有快递员送件安心,用户收件才会放心。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金沙国际娱城送彩金~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金沙国际娱城送彩金-科技创新媒体